您當前位置:巴中傳媒網 > 文化

記憶中的魚


www.ianwalksamerica.com 巴中傳媒網 2021-08-28 來源:巴中日報  【打印】【關閉


岳曉

那年八月,雨水很賤,稻谷收割遲遲不能結束。

那天,天剛蒙蒙亮,母親、堂嫂、春侄兒、云開大叔到彎大田收割稻谷。那時,我才幾歲,見母親出門干活了,我一骨碌爬起來,纏著母親上坡去,母親拗不過,只好依我。

到了彎大田,他們忙乎開了,我便在田埂上“跑操”,一會兒從田這一頭跑到那一頭,一會兒又從那一頭跑到這一頭,有時一“撲爬”下去,又爬起來,絲毫不覺得疼痛。母親邊割谷子邊監視我,偶爾兇我幾句:“狂嘛,滾到水田里,老子才打你!甭犃四赣H的話,我慢慢消停下來,縮在僻靜處,耍水盡歡!芭九尽九尽彪x我不遠處,有個什么東西在炫耀身份。我一看,“哦,是魚!倍溉婚g,我的興致上來了,把母親的訓斥拋到了九霄云外。不管三七二十一,挽起褲管,下田捉魚了。母親看見了,“嗖”的一聲,丟下谷把子,“撲通撲通”地向我飛奔而來。我見母親沖來,急忙上坎開溜。我哪里跑得贏母親,沒幾步,她便攆上我,她捶得我“哇哇”大叫。此刻,那家伙又不安分,把水弄得“啪啪”直響,這下,它可“救”了我,母親松開手,一個箭步躥下田,一下把魚揪住,然后用根黃荊條子從魚的腮部穿進去,再從嘴里扯出來,把它放到田埂旁的水凼里。

彎大田近兩畝,呈月牙形。他們四個并成一排,一起割進去,再割出來,又割進去,再割出來……就這樣周而復始,田里的稻子在他們手里變戲法似的,不大會兒,谷把子鋪遍大半個田。勝利在望,估計太陽出來前就會完成任務。

我挨了打,坐在田埂上,再也不跑了,也不敢下田撈魚。此時,水凼里的魚和我特別親,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它,仿佛要從它身上找出秘密來。實在閑不住,便撿根長稻草,戳戳它的背、它的嘴巴,在它身上尋樂子。黃荊條子像緊箍咒,把它牢牢地箍在水凼里,哪怕它蹦再高,也逃不了,我暗自佩服母親的馭魚之術。

聽母親說,剛才捉的那條魚,有半斤多。她叫堂嫂弄碗湯喝。我不高興了,是我發現的,憑什么交給她,并且為這魚,我挨了打呢。想著想著,趁母親沒注意的時候,我悄悄地將那條魚提回家。

在家,我一蹦三尺高。慶幸魚沒有被旁人拿去,我又可以喝到母親制作的鮮美的魚湯了。我往臉盆里舀了幾瓢水,然后將魚放進去,魚一蹦,便掉到地板上。我又把它撿起來放進去,臉盆太小,我怕它又蹦出來。于是,找了個大的瓢瓜把臉盆蓋住。還是那根黃荊條子“套”得好,否則,我無可奈何。一切收拾停當,我便到地壩邊玩耍去了。

“景春,魚呢?”母親剛到地壩邊,便問我,我默不吭聲。母親笑著說:“那條魚給羅嫂,她這幾天,心火重,這條魚正好敗敗火。下次捉的魚,我給你熬魚湯,幺兒乖!”我很不高興,說:“我要吃!笨赡赣H的話,不敢不聽,于是我氣沖沖到灶屋去提魚。一到灶屋,我傻眼了,瓢瓜仰面朝天,地板灑滿了水,那根黃荊條子孤零零地在地板上躺著。我急得大哭:“媽,魚不見了!蹦赣H、堂嫂、云開大叔、春侄兒聽到喊聲,他們跑進灶屋,一看現場,大家都明白了,可能是隔壁堂哥家的大花貓把魚叼走了。母親沒有責怪我,只是露出一聲長長的嘆息。我“嗚嗚嗚”地哭起來,堂嫂、云開大叔、春侄兒都來安慰我。

這件事過去幾十年了,我仍然記憶猶新。如今,看到席桌上整條魚剩著,整條魚倒進潲水桶,我心里就如同翻江倒海般難受。


  
相關閱讀
分享
巴中傳媒網 版權所有 新聞報料:0827-5555503
郵箱:nic@bznews.org 地址: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狀元橋街36號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51120190004   蜀ICP備11018100號-1
日韩午夜A级